夫君莫要慌小说在哪看?小说结局了吗?_蛋鸡小说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悬疑
夫君莫要慌

夫君莫要慌

免费下载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小说介绍

最新创作的恐怖悬疑小说《夫君莫要慌》,正在火爆连载中,主要讲述了我叫吴香香,在殡仪馆给死人化妆。 自从当上这份职业,我总是撞到鬼。还莫名其妙被冥婚,腹黑男鬼夜夜入梦…… 哭笑不得的调侃:自打我入殡仪馆以来,就独得鬼王恩宠~这后宫佳丽三千,鬼王就偏偏宠我一人。我就劝鬼王,一定要雨~露~均~沾~,可鬼王啊,非是不听呢。他就宠我,就宠我,都特么把我宠哭了……

夫君莫要慌

第一章 画尸人节选内容试读

我叫吴香香,职业是遗体化妆师。

说白了就是给死人化妆的。

其实我胆子不大,干这行也是生计所迫。大学学的是彩妆专业,但是由于长的太“磕碜”,所以只能给尸体化化妆。

做这行才1个月,我就经常做同一个梦。梦见那些我化妆过的尸体开口跟我说话……

今天本市发生了一件特大交通事故,死了很多人。于是殡仪馆忙的不可开交,我也加班加到深夜。

回家的路上,到处没有一个人。寂静的可怕……不远处的路灯下有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扎着一头麻花辫,背对着我蹲在地上。

我走过去好心的问,“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

小女孩孤独落幕的说,“我找不到家了。”

我问:“你家在哪里?”

“那。”小女孩指了指马路左边的建筑工地说。奇怪,那里不是正在施工吗,怎么会有人住在哪里?

我想了想觉得不对劲,要不还是走吧?但看到这么一个小女孩在大马路上,估计会出什么事,于是好心的说:“要不我带帮你找家?”

“好。”小女孩答应,转过头来。当她转过头时,我看到的还是一条——麻花辫。

我吓得连忙大叫起来,撒开腿就跑。

但好在小女孩没有追上来。我平安的回到家。到了家里上百度一搜小女孩指的建筑工地,才发现那是一个乱葬岗改建的!

第二天醒来,我头疼的很。

昨晚一夜没睡好,因为我做了和以前相同的梦。梦里我化过妆的那些尸体醒了,他们跟我正常的谈话,告诉我他们喜欢什么样的妆容。

甚至有的直接把自己的头割下来放到桌子上,身体就在一边监视着,让我好好化。

吓得我出了一夜冷汗,想醒也醒不过来。这大概就是做画尸人为什么这么薪水有6千多的原因,实在太考验心理承受能力了!

洗刷完毕后,我一如往常的来到殡仪馆上班。

前台的小文叫住了我:“香香,又有你的快递。说实话,是不是有人追你,天天给你寄东西?”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实我长的也不错,就是近几年脸上雀斑越来越多,导致我成了别人口中的“麻子脸”。但好在还有个谈了7年的男朋友对我不离不弃。我们已经订婚了,不会有人追我的。

用剪刀拆开包裹,里面是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我犹豫着没有打开。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是接二连三的收到包裹。有收到过大红色的嫁衣的,也有收到过喜帖的,甚至有一次还寄了一册春宫图给我。让人又气又羞!

奇怪的是包裹上寄件人的电话和地址都没有,只在寄件人名字上写着——阴间。

而收件人却清清楚楚的写着吴香香,上面就写着我的手机号和殡仪馆的地址。

确认是没有寄错啊,但这一切也太离谱了吧?是什么人这么闲的恶作剧。或者是说,真的有鬼?

“香香,你发什么呆,还不快点打开看看是什么?”小文催促我道。

我小心翼翼的打开,看到里面是一枚蓝宝石戒指。戒指看起来品质上好,庄重优雅。

“哇塞,谁送你这么好的戒指?这是求婚吗?你快戴上。”

求婚?我已经有未婚夫了啊。再说了谁家恶作剧送这么贵重的东西。敌不过小文的催促,我把戒指给戴在了手上。一戴上去,它就仿佛有一种魔力般紧紧的吸附在手指上,怎么拔也拔不下来。

我蹙眉说:“小文,戒指取不下来了,刚刚戴上去还好好的。”小文见状也着急了,热心的帮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取戒指的方法。

按照网上说的,小文帮我用细线在手指上饶了很多圈,再用线穿过戒指一拉。按理来再难取的戒指应该能取了,但是这个还是纹丝不动。

就像沾了胶水一样。

就在我和小文愁眉不展时,馆长发话了,“吴香香,你愣着干什么,今天生意那么忙又不是不知道。快来,这有一具尸体,你赶紧找个人一起去消毒。”

“来了。”我走过去查看尸体。那尸体看起来已经死了很多天了,身上被扎到千疮百孔,到处是黑色的污血。

说实话,当遗体化妆师真没外界想的那么简单,只要化妆就行。从接收一个遗体开始,消毒、清洗、化妆、梳头、换衣服这些都是要化妆师干的。

为的就是死者能够有尊严,干干净净的火化。

我看着散发着恶臭的尸体,捂住鼻子说:“这女的怎么死的这么惨啊?”

同事小米告诉我说:“听说是情杀,身上一共被捅了40几刀!死了好几天才被人发现遗体。”

我感叹了几句:“就这样也送来化妆?这年头真是什么都不安全,走吧,我们先把这个消毒了再说。”

小米说:“没办法,人家亲属说了,死者生前爱美。一定要体面的火化。”

于是我们两个开始了对尸体到消毒工作,就是拿着消毒水的管子往尸体身上冲洗。我到这里来也有一个月了,那些正常死亡的尸体已经能正常面对了。但这个惨死的么,实在是不敢直视……

没办法,我只能忍住想吐的冲动继续给她消毒。谁让我拿着薪水呢,必须敬业才行啊。如果不是怕被开除的话,我早就一溜烟跑了,谁敢面对这么一条“咸鱼”啊。

知道用“咸鱼”来比喻尸体,是对死者到不尊敬,但我真的想不到更好的比喻了。

清洗干净尸体后,浴池里的水已经是混浊的暗红色了。把尸体身上的水擦干净后,我和小米要做的就是用海绵堵住她身上的孔。

因为她身上的孔吧,会倒流出血水出来。到时候把寿衣弄脏了就不好看了。

所有的孔都堵住了后就是化妆了,死者的五官虽然变形了,并且已经微微腐烂和出现尸斑了,但还看的出生前长的不错。我拿出准备为死人制造的化妆品套装,准备给她先上粉底。这款粉能够很好到遮住尸斑,并且让尸体看起来有气色一些。

化完妆后,我准备给她穿寿衣。就在我半蹲着拿寿衣时,突然感觉有人在我身后做那种事。

怎么会呢?我连忙站起来,却发现身后空空如也,别说人了,连个鬼影都没。

于是我再次俯下身体翻寿衣,身后又有那种感觉传来。估计是产生了幻觉吧……但那种感觉怎么那么真实啊?就好像被人侵犯了一样。

我没理会,没多久那种感觉就消失了。给尸体穿上寿衣后,她看起来很干净整洁。心中的成就感也油然而生。

想不到我已经能面对这种恐怖级别的尸体了,得让馆长给我加薪才行。哈哈。

小米到声音在身后想起,“香香,你来大姨妈了都不知道吗?这我来忙,你还不快去洗裤子!”

我以为她在开玩笑,随口说道:“我姨妈刚走。”

小米却很认真的劝我说:“你不会紊乱了吧?还不快去解决干净!”

看她不像开玩笑的样子,我觉得不对劲起来。确实,身下有种湿黏的感觉,于是我说,“我这就去。”

我脸上白一阵红一阵的,连忙跑到厕所。一看,裤子上果然有血。但姨妈明明就刚走没几天……

忽然想起之前那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有人在我身后,但我转头去看又什么人都没有。

难道我流血跟那个有什么关系?

上网查了查什么情况下会流血。照我的情况来看,除了来姨妈就是失去第一次……

我的第一次确实还在,那是留到下个月的新婚之夜的。而未婚夫也很宽容理解,支持我的这一行为。

难道我24年的清白就这么没了?不会的,不会的。我是想多了,这一切只是巧合!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我回到家里。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在一间宫殿里,宫殿是灰色调的,到处挂着骷髅头,让人不寒而栗。

突然,宫殿正中央的棺材动了。

棺材盖子慢慢被打开,里面悠悠地走出一个美男。准确的说,是男鬼,谁家正常的男人躺棺材里去?吃饱了撑的?

只见那个男鬼浑身悬在半空中,一头长发潇洒飘逸。身上的黑色长袍傲然不羁。此刻他正如君王一般看着我。

我吓得不敢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有几分被吓到,但更多的是看傻了。

男人薄唇轻启,勾勒出一丝不屑:“怎么,为夫有那么好看吗?”

他悠悠开口,声音有点像醇厚的红酒。但说出来的话就不那么中听了。为夫?

他姓为,名夫?

好奇怪的名字。

“这里是哪,你是谁?”我小心翼翼的问道,大气也不敢出。

男人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娘子,你忘了为夫?”

听他这么说,我着急起来。什么娘子不娘子的?一种不好的预感传来,我连忙解释说:“我不是你娘子啊,你是不是看错了。你看我脸上这么多雀斑……”

男人突然瞬间转移到我面前,眯起他狭长的双眸,凑近我的脸说:“没错,是为夫故意弄上去的。”

听到他说这话,我下意识后退几步,倒吸一口冷气。“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那么做?”

阅读全文
相关小说
关注一下,阅读全文
X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下载客户端阅读小说!

X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手机扫描下载

苹果版下载

手机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