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仙侠武侠
云洲劫

云洲劫

免费下载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小说介绍

云洲劫小说正在连载,本文提供第23章朔方城城主封缺内容试读,该章节主要讲述了七千里之遥的路程,在日行千里的汗血马赶了七天的路之后,瑾若一行人终于到了朔方城。远远望去,朔方城是何......

第23章朔方城城主封缺试读

七千里之遥的路程,在日行千里的汗血马赶了七天的路之后,瑾若一行人终于到了朔方城。

远远望去,朔方城是何等的雄伟壮观,黑色的城池如一方坚固的盾牌横立在云洲西疆,岿然不动,固若金汤。

城门处,旌旗摇曳,朔方城的城主封缺已经率领着一众文武来迎接。浓眉,虎目,长须,刚硬的脸,一个喜怒不形于色城府颇深的中年人,这是瑾若对封缺的第一印象。

“老臣见过三殿下。”封缺上前一步,朝瑾若深深的行了一礼。

“城主大人多礼了。”瑾若虚扶了一下。

“当年老臣奉王上令镇守朔方城,一来就是十八年,今天终于有幸再度得见王室天颜,王上还没有忘记我这个边陲老臣啊。”说着,封缺更是朝着未央城的方向重重一拜,高声道:“王上!老臣镇守西疆十八年,从不敢擅离职守,只能远在七千里之外为您行礼了!”

封缺的一番举动顿时引得身后的文武官吏们一阵附和,一时场面倒是热闹无比。

瑾若含笑看着短短时间里发生的事,只是这笑意始终没有深入她的眼里。这封缺,不愧是镇守西疆十几年的一方巨擘,看来的确是很有手段。

封缺赞叹道:“殿下不愧是王室风范,气度不凡,殿下能纡尊降贵来朔方城,令这座城上下人心振奋。殿下一路辛苦,老臣已经在城主府备下酒席,请殿下随老臣入城。”

一行人进了朔方城。城里各式建筑林立,往来人群熙熙攘攘,繁华热闹秩序井然,似乎一点也没有受到罪人暴动的影响。

接风的酒席十分丰盛,西疆的菜色和未央城的大不一样。

“朔方城酷热难耐,殿下面前的菜都是用冰镇过的,应该可以为殿下解乏。”瑾若坐在首席,封缺陪坐在一旁,一脸热情地看着她。

瑾若只是把玩着手里的玉箸,似乎并没有动著的打算,而她不动,封缺和他手下的文武官吏们自然也不好先动。

封缺问:“殿下怎么不动箸呢?难道是这些菜色简陋不合殿下的胃口?西疆条件艰苦比不得未央城,请殿下见谅,还是勉强用一些吧。”

瑾若放下玉著,道:“城主大人客气了,这些菜色的确算得上美味佳肴,不过,您应该知道本殿下此行的目的吧?”

封缺赶紧道:“老臣已经接到了未央城的文书,牧都山发生罪人暴动是老臣失职,老臣已经处理妥当,请殿下安心,殿下路途辛苦,还是先用膳,再好好休息一下。”

“本殿下在未央城的时候就听说此次罪人暴动规模甚大,本殿下正是为了此事而来,用膳的事不急,这些美味佳肴又跑不掉,城主大人还是先为本殿下讲一讲暴动的具体情况。”

封缺貌似为难地道:“殿下,这些菜都是用冰镇过的,朔方城炎热,时间久了冰就熔化了,您还是先用膳吧。”

“既然如此,城主大人留下来用膳,本殿下四处查访一下好了。”瑾若突然站起身,笑容已经敛去,宴席上的众多文武们面面相觑,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紧张。

封缺也站起身,脸上挂着的笑意始终未褪。“那还是正事要紧,原本老臣想让殿下休息几天再与殿下详细陈说,不过殿下忧国忧民心切,如此尽心尽力是国家之福,老臣也只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殿下应该知道,矿石乃是天地所生,总会有开采完的一天,牧都山的源晶石虽然储量丰富,但毕竟已经开采了数百年,如今的产量很不稳定,未央城每年下派的任务却只多不少,所以为了凑足上缴的数量,老臣只能减少罪人的休息时间,加大源晶石的开采力度,却没想到这些罪人胆大包天,竟然敢发生暴动。”

“罪人也是人,城主完全不顾他们的感受,他们总要起来反抗。”

“殿下此言差矣,那些罪人无一不是恶贯满盈之徒,把他们发配到牧都山采矿正是对他们的惩罚,他们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他们敢起来反抗,老臣就有对付他们的把握,殿下大可放心。”

“如此说来,这次罪人暴动城主大人都已经处理好了?”

“殿下放心,那些罪人恶性难驯不知悔改,哪年不发生几次暴动,没想到这次竟然惊动了三殿下,殿下千里迢迢而来,怎敢让您费心,老臣早已经处理妥当了。殿下进城的时候也应该看到了,朔方城秩序井然,子民安居乐业,一点影响也没有嘛。”

“好,城主大人如此一说,本殿下就安心多了,难得城主盛情准备这么多的美味佳肴,咱们用膳吧。”瑾若坐回去,重新拿起玉箸,向离得最近的一道菜肴探去。

她的目的已经达到,摆明自己的态度,同时敲山震虎,仅此而已,毕竟才第一天,她初来乍到有些事得慢慢来。

一场接风宴,在众人的举杯换盏间结束了。

封缺在城主府上为瑾若准备了最好的房间。在五十个隐卫的镇守下,宁静的夜晚本来不该有人打扰,油灯透过窗棂在庭院深处洒下一层朦胧的光,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瑾若似乎知道有人会来,对着门外道:“请进吧。”

门“吱呀”一声开启一条缝,黑影一闪而入,在灯火的照耀下,露出年轻男子一张俊朗中带着刚毅的脸,他面朝瑾若单膝跪下。“绫颉参见三公主。”

瑾若微笑,上前扶起男子。“四年不见了,绫颉,只有你还在称呼我三公主。”

绫颉看着她,漆黑的眸子里掠过一抹火热,这火热隐藏得极深,不让人捕捉。分别四年,再见的不是少女娇美的容颜,而是一身玉冠长袍和一张比他还要俊秀的脸庞。绫颉几乎是竭尽全力才抑制住内心的那阵激动,小心翼翼地问:“四年不见,公主一切都好吗?”

瑾若摊开手,脸上尽是真挚的笑,她和绫川、绫悦、绫颉三兄妹从小一起长大,面对这个真正的朋友,她可以展现自己真实的情绪。

“就算你身处西疆四年,不过你也应该听到,云洲上下都在称赞他们的三殿下英明神武,这么说,你觉得我过的好与不好?”

绫颉又行了一礼,道:“三公主大义,您一直是绫颉最敬重的人。”

四年前,绫颉离开未央城的时候,曾经亲眼见证着眼前的女子束起及腰的长发,穿上青衫长袍成了执掌朝纲的三殿下,而他也毅然决然地来到了千里之外的朔方城,只因为朔方城是她最放心不下的地方,他想要帮她。

“这种话这些年我倒是听的多了,不过从你的嘴里听到竟然这么不习惯。好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真的过得很好,还有你的妹妹绫悦,她也很好,只是她很想你,不知不觉你们都已经分别四年了。”

绫颉的心里颇感慨,然而脸上终究是那一抹刚毅。他们三兄妹,绫川是大姐,她早早地就去了北疆凝望之海,绫悦是最小的妹妹,他离开未央城的时候,她也才刚成年不久,如今想必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了。而他自己,四年前孤身一人来到了西疆第一重城朔方城,隐藏身份潜伏在城主封缺的身边。

“等公主回未央城的时候,请告诉绫悦,我也很想念她,我在这边一切安好,让她放心。”

“如果这次朔方城的事情能妥善处理的话,你就和我一起回未央城吧,让你一个人在这里潜伏四年确实辛苦你了。”瑾若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愧疚,守护云洲是她的职责,却不是他们三兄妹的,她没有办法理所当然一直看着他们默默付出那么多。

绫颉直摇头,他听出她的愧疚,却说不出什么让她宽心的话。他从小就板着一张脸,不喜欢笑,话也不多,要么就是一个人忘我地修炼,要么就是跟在瑾若的后面,默默地守护着她。云洲太大,他的能力也太有限,他只能守护她,她担心西疆,他就来西疆,她担心朔方城,他就来朔方城,这也是他的职责。

“对了,你今晚来找我,封缺不会起疑吗?”

“三公主放心,我来的时候小心地避开了所有人,我在封缺身边潜伏四年,如今已经是城主府的统领了,虽然还没有得到他的全部信任,也不至于轻易引起他的怀疑。不过三公主,封缺镇守西疆十几年,树大根深,而且此人城府很深,是一个极难对付的人物,今天的接风宴,公主拂了他的面子,只怕他会怀恨在心。”

“无妨,我知道封缺不是一个简单的对手,与其和他虚与委蛇,还不如直接表明我的态度,反正我们双方都不会留有余地。对了,这次罪人暴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些年,封缺对牧都山罪人的态度极差,各种手段也十分毒辣,那些罪人心怀怨恨经常会发生暴动,不过规模都不是很大,只是这样就导致源晶石的产量很不稳定。而且据我暗中调查,封缺还会私自出售源晶石中饱私囊,今年上缴的矿石数量达不到,封缺就决定剥削罪人的休息时间,本来罪人一天的绝大多数时间都要用来采矿,封缺的这个命令一下,他们就得没日没夜地干活不能休息了,所以这一次的罪人暴动规模极大,超过了以往的任何一次,以至于惊动了未央城。封缺在您赶来之前,已经派大军镇压,杀了很多罪人,这才勉强压制了下去。只是现在,朔方城和牧都山人心惶惶,您之前进城看到的都是表面现象,都是封缺安排好的,这里的人早就是敢怒不敢言。”

“原来如此,我只道这个封缺居功自傲不服管治,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的一意孤行胆大妄为,听你这么说,我的决心就更加坚定了。”瑾若的眉眼深深皱起,这个封缺看来是非清除不可,她努力守护的云洲,岂容他这样的人来破坏!

“公主打算怎么做?”

“朔方城和牧都山是云洲的重中之重,交到谁的手里我都不放心,这一次,我要亲自接管。至于封缺,他胆敢胡作非为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公主,封缺位居朔方城城主,在这里经营十几年,这里的大小文武都听从他的命令,牵一发而动全身,公主千万要小心。”

“我知道,我敢来朔方城,就有了应对一切的准备。绫颉,你还是继续潜伏在封缺身边,我需要你的帮助。”

绫颉单膝跪地,眼睛里是不可动摇的执着与坚定。“只要公主一声令下,绫颉无所不为!”

瑾若笑了,她并不是在孤军奋战,一把扶起绫颉,说道:“我们之间,不需如此。”

“夜已经深了,公主早点歇息,绫颉告退。”

绫颉弯腰行了一礼,然后身形一闪,迅速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油灯的光芒里。

阅读全文
相关小说
关注一下,阅读全文
X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下载客户端阅读小说!

X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手机扫描下载

苹果版下载

手机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