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怪妖龙太貌美小说在哪看?_第八十五章哪里有免费阅读?_蛋鸡小说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仙侠武侠
只怪妖龙太貌美

只怪妖龙太貌美

免费下载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小说介绍

只怪妖龙太貌美小说正在连载,本文提供第八十五章内容试读,该章节主要讲述了“我不是去送死。”颜惜月坐在腓腓背上,望着还在不断下滑的积雪,语声有些发抖,“他们,他们就这样被埋了......

第八十五章试读

“我不是去送死。”颜惜月坐在腓腓背上,望着还在不断下滑的积雪,语声有些发抖,“他们,他们就这样被埋了,我怎能见死不救?”

黑龙在空中转过身子,瞥了一眼雪山,“我在远处就望到灵佑想要将你擒下。”

“是,但他也并未使出狠手。”她心乱如麻,“夙渊,不管怎样,灵佑师兄以前对我还好,我不忍见他葬身在此!”

“救出来让他再找你麻烦?”黑龙后退了一些,诧异地看着她。颜惜月急道:“怎么可能?最多将他们救出后,我们即刻离开。”

说话间,她纵着腓腓便往雪山飞去,但听身后风声顿起,夙渊已越到了她的前方。他在山坡积雪间徘徊一圈,猛然间吟啸旋身,长尾震扫间冰雪飞扬,打得腓腓连忙东躲西藏。

崩塌下来的积雪散去大半,底下隐隐露出被埋的数人。黑龙探爪一抓,便将他们甩到了山下。颜惜月乘着腓腓赶到那处,见灵佑倒卧一侧,双目紧闭,脸色惨白。

“不会是死了吧……”她从半空跃下,提心吊胆地来到近前。夙渊从空中缓缓落下,化为了人形,见她弯腰想去探灵佑呼吸,迅疾抬手拦住。

“怎么?”颜惜月一愣,夙渊却道,“还没死。”

指尖一抬,数点金光飞舞而出,环绕在灵佑身边徐徐流转。果然不久之后,灵佑微微一动,艰难地睁开了眼睛。

初初看清眼前所站之人,他下意识地伸手想要寻摸武器,夙渊道:“不必费力了,你那法宝应该还在雪下。”

“你……”灵佑撑着冰雪坐了起来,之前他虽与夙渊交谈过,但那时的夙渊化身为瀚音,与现在的容貌并不一样。故此他看着眼前这人,怔了一怔,方才道,“你,就是闯入玉京宫的妖龙?”

夙渊道:“先前在太符观已经认识,我只是变化了样貌而已。”

灵佑不觉语塞,继而又环顾四周,见众师弟倒在雪中,便急着要去查看情形。颜惜月上前一步,“师兄,他们应该只是昏迷过去,等会儿夙渊施法,能让师兄弟们醒转。”

“……”灵佑神色复杂,看着她道,“是你将我救出来的?”

颜惜月指了指夙渊,“我没那个本事,是他。”

夙渊虽面无表情,灵佑却一阵尴尬,但随即又强撑着站起身来,朝着他拱手道:“前事不提,此次救了我们性命,还是多谢。”

夙渊微一蹙眉,并没回应。颜惜月问道:“师兄,云亮到底遭遇了何事,才会重伤而死?”

灵佑神情凝重,原先似乎不愿说出,但犹豫再三,还是告诉了她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太符观的云亮前段时间收到了忘年交承一道长的来信,说是在昆仑附近发现异象,承一道长曾进入那法界想要查探情况,但里面的魔物很是厉害,他独自一人难以应对,只得匆忙退出保全性命。于是他以灵鸟传书给了云亮,希望能请他协助,两人同去除魔。云亮自恃修为深厚,只简单地向昆逸真人说了去处,便携带书信离开了太符观。

“那他与承一道长究竟去了什么地方,竟没人知晓?”颜惜月道。

“他在临走前说是昆仑山脉一带,后来到底在哪里寻到了承一道长,两人又经历了何事,都成了难解之谜。”灵佑道,“云亮去后久久不归,昆逸真人心觉不安,便派出两名弟子一路寻访。直至在临近昆仑山的荒野,才找到了浑身是伤的云亮,但他那时已经神志不清,强撑着一口气被救回太符观,留下只言片语后便一命呜呼。”

夙渊想到了先前太符观那群人的谈话,便问道:“是说什么*?”

灵佑一愣,警觉道:“你为何会知道?”

“从太符观的人那儿听来的。”

“他确实在临终前说起过……还有,不知为何,云亮在惊恐之间提到过玉京宫。”灵佑顿了顿,“也正是如此,太符观上下很是震怒,昆逸真人在云亮死后即刻来找师尊,气势汹汹质问起是否有我们的弟子外出行凶。这段时间之中,除了你跟着妖龙离开了洞宫山,其余弟子几乎都在山上修炼。另有两三人虽在山外游历,但不会御剑之术,根本到不了昆仑山那么远的地方,而且法力寻常,也不可能将云亮伤成那样。你现在该明白,我刚才为何追问于你了吧?”

颜惜月道:“但我与夙渊自从离开玉京宫之后,便去了青丘,抵达昆仑也是不久之前的事情。”她说到此,不由讶然道,“难道那个承一道长发现的异象就是阴后与飞烟所幻化出的结界?云亮与他都是被阴后所害?”

“阴后?”灵佑愕然。颜惜月无暇细说,只简单告诉了他关于阴后之事,灵佑大为震惊,可转念一想,又道:“那云亮口中的玉京宫弟子,莫非是阴后变化而成,故意陷害本门?”

“或许……”颜惜月心间烦乱,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这时夙渊却忽然回头张望了一眼,低声道:“像是有人来了。”

颜惜月闻言一惊,飞在空中的莲华升高数丈,又迅疾落下道:“那边有一群道士赶来。”

灵佑微一皱眉:“想来是太符观的人……”

“我们要是还留在这儿,又得惹出口角。”颜惜月朝灵佑恳切道,“师兄,云亮的死跟我们确实没有任何关系。太符观那群人总是强词夺理,我不想见到他们。”

灵佑作色道:“那你难道也不想再见到师尊?自你走后,他虽未提过一字半句,却神色抑郁,想必是伤怀难遣!”

“我……”她一时心伤,夙渊却已抓住她的手,“走吧。”

灵佑急忙想要拦阻,但他法力尚未复原,哪里能挡得住夙渊?

只见金光浮动,颜惜月已被夙渊带着掠上山间,腓腓和莲华紧随其左右,很快便隐没在雪峰之间。

灵佑还想追去,可没掠出多远便觉呼吸艰难,只得停下喘息。

这时后方传来惊呼之声,是太符观的云铭等人赶到了山脚。他们见到雪地间倒卧着数名玉京宫弟子,还以为皆已遇难,不由脸色骤变。

灵佑见状,便回到原处凝心施法。寒光萦绕之间,那几名玉京宫弟子胸口急促起伏,过了一阵,才缓缓醒转。

云铭问起缘由,灵佑微一忖度,只说是因为遭遇雪崩而受伤,并未提及遇到颜惜月之事。可醒来的那几人却没领会他的意思,即刻有人追问道:“惜月已经逃跑了吗?”

灵佑尚未回答,云铭已皱眉道:“怎么,那个颜惜月也在此处?当日她……”

“之前确实在此,但已经离去,不必再追。”灵佑说着,朝身边数人使着眼色。那几人虽不明所以,却也不敢再多话。云铭心中疑惑,再度追问之下,灵佑亦没正面回答,只是道:“几位比我们先来到昆仑山脉,搜寻之下可有发现?”

云铭见他不肯提及颜惜月,也只能僵硬一笑:“我那师弟传来讯号,在昆仑山北部找到了几户人家,可去打探一番。”

“如此也好,在这冰天雪地中再找下去也是徒劳。”

灵佑说罢,便请云铭先行。这一行人虽心怀各异,但为了尽早查实云亮遭遇之事,便也只能同行一程,皆御剑往那北方掠去。

*

雪山之巅隐于云间,化为龙形的夙渊承着颜惜月蛰伏其上,隐蔽了身形。十数道银光自山下掠起,往北方疾行飞去,颜惜月远远望见了,急忙道:“夙渊,我们跟上去。”

夙渊却有些不情愿,停在空中并未前行。颜惜月纳罕道:“怎么了?”

“你不是不愿再牵扯到门派之事吗?为何还要追上?”

“可玉京宫的弟子在外的没有几个,如今他们已经怀疑到我……”她顿了顿,见夙渊还是闷闷不乐,不由垂下头道,“你不乐意我再和本门的人接触吗?”

他在云间转了一下,两眼忧郁地望着远方山脉。

颜惜月伏下身子,趴在他背上,“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忽然离开我要去找西王母?瑶池那儿也没有你的踪迹,那一阵子你究竟去了何处?”

夙渊缓缓地往前飞行了一段,居然将下颔搁在了雪山上,懒懒散散,一言不发。

“夙渊!”颜惜月觉得他自从回来后就心不在焉,不由使劲揉了揉他的鳞甲。夙渊这才微微侧过头,闷声闷气道:“做什么?刚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

“找西王母去问郁攸神君的下落?”她咬了咬唇,“我怎么觉得不太可信……你与西王母素不相识,她怎会轻易将天机泄露给你?”

他不吭声,尾巴在风中微微摆动。

落在山上的腓腓忍不住叫道:“嗷嗷,刚才腓腓差点被戳破肚皮!”

“谁叫你们不好好待在那里,非要去瑶池找我?”夙渊埋怨了一句,颜惜月不悦道:“你莫名其妙走了,我能一直等在那雪山上?要是你不肯说实话,叫我怎么能放心?”

“我没有……”他委屈地辩解,可是语气却软了几分,显露出心虚之意。

“不告诉我实情,是吗?”颜惜月故意拉过腓腓,“腓腓,你带我走。”

腓腓凑过来想要让颜惜月跃到自己背上,夙渊恼火起来,低头一顶,便用龙角抵住了腓腓的肚子。腓腓吓得窜起多高,惊呼:“嗷嗷,为什么都要顶腓腓的肚皮?!肚皮软就好欺负吗?”

“那么一惊一乍的腓腓你怎么敢骑上去?!”夙渊冷哼一声,回头向颜惜月道,“只有我载着你,才最可靠,你要记得!”

“夙渊有自己的心思了,很多都瞒住我……”她弱弱地回了一句,手底下却没放松,揪了揪黑亮亮的鳞甲。夙渊一痛,听到她那满是埋怨的话语,更是忍不住心疼,黯然了一会儿,道:“哪里是要瞒住你……我只是不希望你为我担忧。要是被你知道了,定然是不准我去的。”

颜惜月一凛,挺直了身子道:“说真的,你……是不是想去偷西王母的长生药?!”

阅读全文
相关小说
关注一下,阅读全文
X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下载客户端阅读小说!

X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手机扫描下载

苹果版下载

手机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