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时空
非主流宫斗

非主流宫斗

免费下载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小说介绍

非主流宫斗小说正在连载,本文提供第147章番外之黎崇奇遇上内容试读,该章节主要讲述了可于雅看到的画面是, 沈静姝表情全程严肃到宛若是在配比火药。纤纤玉指明明是那么的柔软白皙, 但是却没有半点这柔软度, 手部的全部是僵硬的。像是那种木......

第147章番外之黎崇奇遇上试读

可于雅看到的画面是, 沈静姝表情全程严肃到宛若是在配比火药。

纤纤玉指明明是那么的柔软白皙, 但是却没有半点这柔软度, 手部的全部是僵硬的。像是那种木头人玩具——咔咔的动。

再加上锐利的眼神。

感觉那些原料都和她是有杀父之仇一样。

偏偏对方过目不忘,出手精准,完全不像初学者举动, 让对合香一道十分钟情的于雅激起了一丝为人师表的热情。

任何一个老师都喜欢天才的学生,所以才对这种僵硬的动作更加如鲠在喉。

“等基础掌握了,以后就能随性了。”他学香料不是可不是为了闺中之乐, 而是用来做辅助器材的。

“也有道理。”表面上被说服的于雅依旧一脸担忧的看着韩少军。

可她也听说,良好的开始, 扎实的基础才是成功的基石。

这种习惯养成了, 她所期盼姐妹一起合香品香的怡然画面,真的能实现?

“小主, 小雷子回来了。”晴儿的表情带着兴奋。

“妹妹, 改日再继续吧。”

“??”于雅好奇的看着主动赶人的韩少军。

自从那天以后, 已经第四天了,她日日前来。韩少军都是礼貌热情的接待的, 哪怕她被皇帝翻了牌子, 第二日也没有任何改变。

这让于雅内心很烫贴。还拉着自己的两个心腹感叹,谁说宫中没有姐妹情谊,谁说妃嫔中没有霁月清风之人。

所以这主动赶人,显得特别突兀。

“姐姐可是有为难之事?妹妹能帮忙吗?”人走到了门口,于雅还是很不放心的多问了一句。

“小事, 以后告诉你。”轻轻的帮于雅理好身上的披帛,脸上带着随意而又温柔的笑容。

“姐姐可别忘记了,小妹的好奇心可是很重的。”于雅脸颊浮起她自己都没察觉的微红有点俏皮的回答。

“说吧。”送走了客人,自然是立刻问消息。

“不出小主所料,莲妃娘娘这禁足开始一直不消停,各种往紫宸殿和建章宫送东西,吃的喝的,亲手的书信,亲手做的荷包等等。都被德顺公公替皇上收下了。”

也就是莲妃宫里的人半点都没有见到皇帝,而替皇帝收下了这句话,基本就是皇帝也许看都没看你的东西。

“另外,可以确定莲妃娘娘和乐贵嫔已经闹掰了。前三天乐贵嫔一点都没往莲妃那里联系,后来派人送了东西,直接被莲妃扔了出来。莲妃娘娘最近一直召见穆良媛。”

“莲妃有没有往皇后那里送过东西?”

“这……没有。”

不提醒也就罢了,一提醒,大家都觉得不对劲了。

那啥,你宫妃犯了错,不对皇后求情吗?喂喂,她是怎么当上妃位的!

如果是大事,找皇帝求情是没错的,可现在不是才禁足一个月吗?找皇后求情才对吧。

小雨同学举手回答了大家的疑问,小雷子对即时的消息打听得清楚,小雨有个教引嬷嬷的干娘,对一些不怎么重要的秘辛更清楚点。

“小主,莲妃娘娘刚入宫的时候,就顶撞过皇后娘娘,后来皇上维护了莲妃娘娘,从此……”莲妃对皇后的敬重和看中就少了几分了。

莲妃是上一届选秀的最大优胜者,赶上了皇帝登基后第一次选秀,为了吉利,也因后宫高位空虚,入宫大多封得比较高。

父亲是高官,家里世代簪缨,人长漂亮对了皇帝的口味。

于是入宫就是贵嫔,然后短短三年,就封了妃,还有了封号。

这种成功是往后几届选秀的妃嫔所无法复制的。不过这种成功也让莲妃的地位如同沙漠高楼,没有半点地基,难怪莲妃慌了。

“不过对皇上殷勤倒是没错,禁足是禁她的足,若是皇上去找她,那是谁都管不着的。若是皇上色令智昏一点,也就直接免了禁足了。”

可惜了有时候不能光看表面。

若是同样的事情落在韩少军身上。他绝对会采取相反的措施,这一个月安静的在宫里哪里不去,然后努力的让皇后那边知道自己的“安静”和“忏悔”。

这样会显得自己已经知道错了,并且用言行阐明,自己开始懂规矩了。

这样一来,哪怕惩罚没有取消,也就一个月的事儿,而且一如反常的安静,更能让皇上知道自己的“忏悔”。

“不说莲妃的对错,这对我们来说是好消息。若不是这次意外的机会,我们要正面对上莲妃还不知道要多少时候呢。”韩少军打个响指,暗示冬雪和晴儿把自己打扮起来。

并且是……上次皇帝赏的,能用的都用上,只要不过品级,不显得太臃肿,这回往富丽堂皇的方向走。

“小主……”冬雪和晴儿是担忧的。

她们一直以来以报仇为理念,但是她们内心的路线是,自家小主夺得了皇上欢心,然后和莲妃斗法,最后皇上做主,成功让莲妃付出代价,比如打入冷宫什么的。

可是现在,竟然是直接杠上?!

“放心吧,莲妃……一些简单的基础小手段就够了。”

刚醒来那阵子,沈静姝的记忆中,全是对高高在上的莲妃的恐惧和羡恨,恍若那就是不可逾越的典范,冬雪和晴儿言语中的茫然和痛苦也给韩少军造成了这样的错觉。

只不过后来收集到的消息,就让他越来越觉得这个莲妃似乎只是个热身的小小boss。

龙鲤池事件更是让他确信了这一点。

后宫的女人为什么那么拼命的夺得皇帝的宠爱?除了财富和荣耀以外,要的不就是那种关键时刻能被庇佑的特权。

而皇帝,却因为兴致被打扰,就轻易的给了莲妃教训。

从这点就能明白,莲妃,是没那种特权的。

“我也不是小看敌人的人,今天也就先是去砍莲妃一条胳膊而已。不,应该说是仅剩的那条胳膊。”

穆良媛。

%%%%%%%%%%%%%%

当今登基不过五年,大规模后宫派系目前还没形成过,小规模的拉帮结派倒是有的。

莲妃身边附庸着两个人,一个是以琴动人擅长乐理的孙仪月,乐贵嫔。一个是曾经王府的老人,后因犯错,直接从嫔撸到良媛的穆秋。

不过现在谁都知道,因为龙鲤池的事情,乐贵嫔和莲妃闹掰了。

那件事真相到底如何,后宫各有各的想法。

莲妃话里话外的放出声音来,那件事是乐贵嫔的苦肉计,她的受害者。对这种说法后宫众人表示嗤之以鼻。

人家要陷害你,还掐着你脖子让你去龙鲤池动手脚?最多是将计就计。

乐贵嫔也不是省油的灯,什么话都没放出来,但是整个后宫都知道,她伤心欲绝,苦笑“宫中哪来姐妹情深”。

现在莲妃身边就剩下一个穆良媛了。

韩少军的目标就是她。

缩在一个拐角出,看着一个穿着蓝白相间对襟海棠花齐腰襦裙的佳人摇曳的走进,韩少军忍不住吹了个口哨。

然后被冬雪和晴儿齐刷刷的在背后瞪。

“我只是随便吹了一下,感叹感叹。”韩少军尴尬的回头解释了一句。

不过说真的,司轩这个后宫质量真不错。

于雅的柔美灵动,曾婉仪的异域风情,而这个穆良媛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安静的美。

只是远远看着,那种安宁的气息就透了过来。这种独特的气质下,容貌倒不重要了。当然,穆良媛也不丑就是了。

“见过沈婉仪。”皇宫实在是很大,在很大的皇宫里,有个人在拐角处这么站着不动,笑意盈盈的看着你。

想装看不见都不行。

“穆良媛这礼行得真是标准。”韩少军用一种嗲兮兮的嗓音开始说话,假的很。

就是因为假,会让人有一种听着格外的尖酸刻薄的感觉。

他当地缚灵的那段时间,跟着那个准备艺考的丫头学的。那时候宫斗戏正流行,小丫头很是在房间里经常揣摩宫廷戏中的各种角色。

各种宫廷角色中,这种锋芒毕露的角色演绎起来,可比温柔内敛的角色容易多了。

虽然,他学得似乎不是很好。

韩少军身后的难得一起出动撑场面的冬雪她们,集体下意识的一个哆嗦。前面的穆良媛表情也有点痛苦。

“当年,穆良媛见到我,可没那么好的礼貌。果然是……不在,都不敢叫了?”

主人不在,狗都不敢叫了。

这句话没说出来,但是比说全了更加气人。

至少现在韩少军摆出的是一副,【我好有涵养,这种骂人的话我都不会说呢,不过你是什么玩意,不说出来,你也猜得出】的鄙视款。

“沈婉仪在这里堵我,就是为了说这些?”穆良媛好歹是从王府混到现在的人,被嘲讽两句就全面溃散,那也不值得莲妃把她当心腹了。

“还在显摆风水轮流转。”摆弄了一下刚做好的新衣服,再摆弄了一下头上的头饰,姿态楚楚动人。

这一套全新的东西,宫里只要不是耳朵聋的,都知道,那是皇帝刚赏的。虽然谁也不明白沈静姝是怎么不声不响的勾得皇帝去凝香堂的。

冬雪用眼角观察自家小主的情况,差点感动到哭。

特训了三个月,还是有效果的。可惜“少爷”只有出来吵架才用正确的仪态。

穆良媛抿了抿嘴唇,眼神有点波澜,认真的打量了眼前花枝招展的沈静姝。

突然感觉到对方有点可怜。

皇帝只是去她那里坐坐而已,就飘成了这样。

在宫里,如此张扬的蠢货永远是活不久的。

带着这种悲悯的鄙视,穆良媛也不想多说了,直接作出了行礼告退的动作。

“乐贵嫔可比你聪明多了。”本来站在自己两步开外的人,声音突然响在自己耳边,可是把穆良媛吓了一跳。

“沈婉仪……”穆良媛想要后退,却被轻轻的搭住了肩膀,对方漂亮的脸蛋凑到的自己耳边,一个和刚刚完全不同的,轻柔细腻的声音在她耳边宛若妖精蛊惑一般的说出了最挑拨人心的话语。

“投靠莲妃,看起来很风光,看起来很安全,没有哪个高位妃嫔会随意揉搓你,你不用遭遇三个月前,我遇到的那些。可你做到一个奴婢该做的,莲妃给了你想要的吗?”

韩少军的声音越来越低,更是伸手直接把人揽在怀里,低声细语。

穆良媛却听得越来越仔细。

“你从一开始就看中莲妃,及时表达的了最大的诚意,帮助她青云直上,她怎么回报你的?权利?恩宠?子嗣?富裕?皇上皇后的原谅?肆意潇洒的生活?平静安宁的人生?你得到了哪个?”

一个个问号就像是刀子一样戳入了穆良媛的胸口。

是的,没有。

所以她为莲妃做事也越来越不尽心了。

她厌恶了莲妃这个蠢货能轻松的身居高位,厌恶了莲妃把她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厌恶了莲妃把她当一个普通宫女使唤,全然忘记了她也是皇帝的妃嫔。

她有着从六品的品阶!

侧头用看了一眼穆良媛脸上一闪而过的愤然,韩少军很满意的笑了。

女人之间的斗争他参与并不多,印象最深刻的反而是身为地缚灵的时候看的那些电视剧。但是有些时候却是一通通百理的。

莲妃,果然是个要马儿跑又不让马儿吃草的典范。

就电视里的那位华妃娘娘,还护着曹琴默生个女儿呢。

“瞧瞧文贵妃,她紧跟着皇后,现在身居贵妃高位,后宫人人称赞的娴静典雅,膝下养着大宫主,皇上也时常去她宫里。而你跟着的那个?值吗?”

“你来就是挑拨我和莲妃娘娘的关系的?”

“你们还需要我挑拨?”韩少军放开了人,给了穆良媛一个肆意张扬的笑容。“我可以算是好心劝你……换个人吧。”

穆良媛深吸两口气,猛然间后退,表情努力恢复到平静。

“沈婉仪,那位是莲妃娘娘。”重音在两个人的位份上。

等你成为沈妃娘娘的时候再说如今的话比较有说服力,至少……也得等皇上真翻了你的牌子,你开始受宠了再说。

现在想拉拢人,还轮不到你。

“别误会,我不是来拉拢你的。”刚刚张扬的笑容变成了温婉淡然,但是语气中谁都听得出冷漠。

“那沈婉仪是为三个月前的事情来出气?您现在的确也是能罚跪我的。”

“当初是莲妃要罚我,你只是没理由替我求情。我不要你跪。只是来给你指个明路……一个更加靠谱的靠山,一个能让莲妃永远不再骚扰你的靠山。”

抬头看向在摆弄手上一只成色很好翠玉手镯的沈静姝,此刻的穆良媛真的一头雾水,这个女人到底是来干嘛的?

炫耀?打脸?拉拢?挑拨?

都是,却又都不是。

“我也直说了,我不可能背叛……”

“乐贵嫔,如何?”

“??”啥,你说啥?小姐,你再说一遍。

“我不是二姑娘沈静姝,我是大少爷。”

两个丫头对视一眼,眼里交流着

【姑娘傻了,姑娘蠢了,姑娘疯魔了怎么办?!】这样的词汇。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说的不是沈俞斐,而是真正的沈家二房大少爷,我娘的嫡长子,沈静姝的双生哥哥。”

“呀!”晴儿还一头雾水,冬雪已经捂住了嘴巴。

沈家二房,也就是沈静姝这房,人口不算复杂。

原身沈静姝是嫡长女。

再下面是小沈静姝两岁的庶长子沈俞斐。

还有今年年仅三岁,她母亲拼命生下的嫡子沈俞觉。

但是在这个名单中,还有一个不被算入的。

当年李氏生韩静姝的时候,实际上怀得是龙凤双胎。但是男孩发育不全,生下后呼吸了没几下就死了,留下一个沈静姝。

龙死凤生不怎么吉利,更何况男孩还是生而残疾的,沈昌荣和李氏为沈静姝的对外一致改口,坚持那次就生了沈静姝一个。

这件事并不是什么惊天秘闻,更没什么值得八卦爆点。

阅读全文
相关小说
关注一下,阅读全文
X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下载客户端阅读小说!

X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手机扫描下载

苹果版下载

手机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