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时空
家材万贯

家材万贯

免费下载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小说介绍

家材万贯小说正在连载,本文提供83内容试读,该章节主要讲述了皇宫可不是谁想去建就能建的。朝廷有严格的审核。金钰郁闷了,自己家实力不行啊。工匠不够,而且银子也不够......

83试读

皇宫可不是谁想去建就能建的。朝廷有严格的审核。金钰郁闷了,自己家实力不行啊。工匠不够,而且银子也不够多。这点实力,还想参与建造皇宫?还是早点洗洗睡吧~

何家也遇到了和金家一样的问题,实力不足。朝廷重南工,营建时多找的是一些南方的匠人和匠户人家。南方由于地理位置优越,木工手艺十分精湛,而且世代传承下来,作坊规模也已经很大了。

与那些南工比起来,何家这样的小作坊实在算不了什么。

消息很快传开了。

不过够不上营建资格的,在岳城不只有何金两家,就连世代匠户的王家也还差得远呢。但是王家人想出了个好办法:联姻。

两家联姻,资产上可以增加一倍,匠人的数量也就多了。至于打着谁家的名义去营建皇宫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资格去分一杯羹。

找人和何昭一说,何昭马上就同意了。这个王家总算机智了一回。

可是何昭回家对爹妈一说,何母反对,就连姨母也不同意。

何昭自然明白王家提亲的意思,能营建皇宫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和谁成亲都不重要。既然成亲只是为了营造新宫,那就无所谓了!王家个待嫁闺中的姑娘,何昭是知道的。直接提亲。

王家考虑了两天,虽然何昭丧妻,不过人还是不错的,现在何家的经济实力也不比自己家差。又是为了联姻。所以王家就答应了。

金钰听说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何家向王家去送聘礼了。对于何昭的突然成亲,本来她没什么反应,可仔细一琢磨,这事儿不对啊。

他们两家一联姻,那就是两家变一家。实力上是翻倍增长。金家却势单力薄,这还得了?

金钰在屋里转悠了一天,二奶奶看在眼里,问了下人才知道,她是为了何昭要成亲才急成这样的。自己姑娘这是单相思啊,得劝劝

“好男儿不止一个,你大哥已经答应给你物色好人家了,何苦这样?”二奶奶说着又想去周家退亲的事,心里不由难过起来。

“啥?”金钰一脸懵逼,不知道自己娘说的是啥意思。怎么还物色好人家?还不止一个好男儿?

想了半天,她才恍然,原来娘是以为自己害了相思病,不禁大笑起来:“您以为我恨嫁呢?您不知道的事儿太多了,一时半刻也和您说不明白,我这是为了作坊上的事儿发愁呢。”

二奶奶半信半疑。

金钰的办法还没想出来,金铮却托人穿了消息回来,明日要回家。

收到这个口信,金钰吓得差点坐地上。

这二哥是什么情况?突然就要回家?金钰偷眼看了看娘,觉得她最近身体还算不错。估计能顶得住这个核爆炸一样的新闻。试探着和二奶奶说了。

二奶奶摸了摸金钰的额头,怀疑她发烧了,这般说胡话。当她终于明白过来金钰说的是事实的时候。坐在那一动不动的呆住了。

金钰吓坏了,摇晃着二奶奶,心里嘀咕是不是这个消息太震撼,把自己娘吓坏了。好半天二奶奶才吐出一口气来,哇的一声抱着金钰哭了。金钰劝了半晌,二奶奶才渐渐止住哭声,只是默默的抹眼泪。

第二天金铮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偷偷摸摸,反而骑着高头骏马,穿街越市的到了作坊门前。金钰慌忙跑出去,一把将金镇拉下马来:“你想死吗?”然后一副偷了东西的表情,恨不得把金铮塞到兜里去。

金铮被她扯的疼了,哎呦哎呦的嚷着:“你放开,放开,你个丫头片子敢这么对待朝廷兵士。”

呃?兵士?金钰定睛一看,金铮果真穿着一身戎装,这才放开手,忙问:“怎么回事?”

“我门诏安了。”金铮直起腰来,整理着衣服说。

诏安?受水浒的影响,金钰总觉得诏安不是什么好事。跟在金铮后面问:“怎么诏安了?你快说说。”

金铮明知道金钰的急脾气,偏要逗逗她,大步向前,见了迎出来的金铉和金铃,又去见二二奶奶,就是不和金钰说话。

二奶奶哪里坐得住,早就迎了出来,见了金铮不免又要哭上一场。众人劝了,才将金铮让进屋去。

原来金铮的山寨去年遭遇了蒙古达子。金铮和山上的兄弟气不过,居然打到自己家门口来。出门出门迎战,大大小小打了十几仗,最后一次把蒙古达子直打回了沙漠里去了。这下次他们山上的兄弟可出了名。官府向朝廷奏报,需要加强剿匪,要求增兵。奏章皇帝大人看了之后,心思一动,招兵剿匪不如诏安,一道旨意下来,直接给诏安了。而且这些人打蒙古人有功,不但还各自给了赏赐,而且既往不咎,以前干过啥违法乱纪的事儿都一笔勾销了。

这样一来,金铮才敢大摇大摆的回家。

金铮从土匪变成了正规军,简直是质的飞跃。二奶奶哭晕了几次之后,终于抽了抽鼻子不哭了。既然朝廷已经赦免了,那就去参军好好改在,争取重新做人吧!金钰觉得金铮真是走了狗屎运了。但是晚上吃过了饭,金铮从二奶奶房里出来后去了金钰的房间。

金钰斜眼瞧着二哥,开口问:“朝廷就这么轻易的把你们赦免了?”这不是天上掉馅饼,是添上掉满汉全席了!

金铮露出一副轻松的笑:“朝廷诏安,让我们进兵漠北,扫平蒙古残余。”

“去漠北?”金钰忽地站起来。

漠北指的就是北方荒漠,蒙古人善于在野外露营,他们生活在草原,离着沙漠并不远。中原军队在山地和平原进攻很有经验,但是进入荒漠十有八九就是送死

“咱不去了!”金钰在屋里转了几圈,“去荒漠和蒙古人打仗还不如回去做土匪。”

金铮斜歪着靠在迎枕上,淡淡的说:“好男儿上战场,这是正路。”

“你现在想起来走正路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娘还能活吗?”

兄妹两说了一夜,第二日金铮还是收拾行礼去府衙了。凡诏安的军将在十日之后集结完毕,朝廷会委派大臣带兵进入漠北。金钰和金铮没敢把这事儿告诉二奶奶。二奶奶便兴高采烈的把金铮送走了。

这日作坊上的小厮急忙忙跑进来,告诉金钰何家已将聘礼送到王家去了。朝廷新建皇宫的事儿已经开始招工,南工打量涌入北方,这本来就对北方工匠的冲击。虽然金钰给长安修缮府邸之后,在京城的权贵中也小有名气,可这些南方工匠纷纷来北方,抢了不少零散生意。想着段时间接了不少的宅院和木器定制,金家现在也算是小康了。虽然不能算是大富大贵,但是比起金家大爷二爷在的时候概要富裕一些

金钰皱眉托腮,想了半天,咬了咬牙自言自语的说:“别怪我不按套路出牌。”

衬着金铮还没走,金钰偷人捎了口信,让他回来一趟。带兵的武将还没到岳城,自然管的不是很严格,金铮夜里便偷偷回了家。

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是金钰想让金铮去一趟王家。把何家王家的亲事搅合散了。

“你相中何昭那小子了?”金铮瞪大了眼睛,盯着金钰

“我相中他干嘛啊?”金钰把自己想竞争营建皇宫的事和金铮说了。

金铮点了点头,说:“你的意思,我棒打鸳鸯,然后你嫁给何昭?”

“对。”

“你这不还是看上人家了吗?”

金钰恨的咬牙,索性说:“看上了!你管不管吧?”

“管!”金铮笑嘻嘻围着金钰转圈,却被金钰一把退开

“我都想好了……”金钰在金铮耳边耳语了几句。

金铮听罢竖起拇指:“要论阴损,咱金家上上下下我就服你!”

金钰阴笑了几声,随即板着脸:“你可把这事儿给我办好了!”

“放心吧您呢!”金铮一溜烟跑了

王家是世代相传的匠户,做木匠做了几代人,作坊也很有规模,自然有些家底。宅院也不小,使唤丫头也有十来个。

夜渐渐深了,丫鬟们忙活了一天,伺候完主子睡下,也都回了房。却听一个十一二岁的丫头说:“你们看,那是什么?”

大家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隐约见一人高,白花花一团,飘飘忽忽。有胆大的上前两步,却还是看不清。胆小的早躲会房里了。

这白花花、飘忽忽的东西,只在王家宅院里大了一转,便不见了。

一连几日,都有丫鬟小厮见着了,报给王家的管家。管家待到夜里去看,竟也见着了。仗着单子想要上前,那白花花的却一跃上了院墙,再也不见了。

这事儿一开始也只是在王家下人里传,后来连王家的主子们也知道了。不知是哪个嘴快的,把这事儿传了出去,没几日满岳城的人都知道了这事儿。

金钰去街上给金铃和二奶奶买不料,只听一旁有妇人议论:“王家可出了件奇事儿。”

“我也听说了,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

金钰漫不经心的看着手中的缎子,凑过去说:“你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两个妇人有些年纪,以前也在金家定制过东西,自然认得金钰,见她凑过来,便问:“你知道?”

“这有什么不知道的,何家和王家定亲的了,聘礼都送过去了,何昭那个死了婆娘,还不去王家瞧瞧?”

“乖乖……”两个妇人听了,吓得脸都白了,“你说的是真的?”

“如果不是那不干不净的东西,你们说是什么?”

这话就这样传开了……

可怜的王家大宅就这样成了“鬼宅”

还没成亲呢,何昭的前妻就来搅局了,这要是真成亲,还不得附体啊?

这还了得!?快找法师来做法!驱鬼!

法师找了好几个,鬼该来还来。

金钰和金铮在家里笑的前仰后合。因为鬼不是别人,就是金铮装的。

“这大热天,我披这个羊皮大衣,毛还得朝外,热的我一头一身的汗!”

“这事儿要是成了,你算头一功!”金钰拍了拍他的肩膀。

“成吧!为了妹子的终身大事,我豁出去了。”

王家实在坚持不下去,找人把聘礼退了回去,姑娘说什么也不能嫁给何昭了。

何昭本来美滋滋的坐在家里等着,可没几天聘礼给送回来了。一打听,原来是王家闹鬼了。可他怎么琢磨,这事儿怎么蹊跷。

而且这做事手法有点眼熟啊。

他想起了碾子沟散步谣言的金钰……

这回八成又是这妮子捣鬼吧?

金钰:是的啊~你来打我啊!

何昭:我不打你,我娶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金钰搅了何昭的亲事。哦,不对!这可不只是亲事这么简单,这是搅合了人家何家和王家的合作。何昭能轻易饶了她吗?

何昭在家里闹心,不过何家另外几个人倒是很高兴的。比如何家表妹。一心想嫁给何昭的她,前几天想死的心都有了。何家老太太也跟着着急,这事儿办的实在不妥当。不过儿子想的是与王家联姻迎建皇宫的事儿,自己也不好太反对。

何老太太就是再喜欢沈佳晴,但她毕竟是外甥女,不是自己亲生的。自己儿子的事业才是最重要的。而且自己也打听了,王家的家势和王家的姑娘都很不错。没必要歇斯底里的反对。

现在一听说,这门亲事让人给搅合完蛋了,何家老太太的心里还是有点小高兴的。她最理想的儿媳妇当然还是自己的外甥女了。

更高兴的,是表妹!前几天以泪洗面,都省了洗面奶了。今天听说这事儿成不了,那叫一个开心!

可还没开始多长时间,她听说何昭又要去提亲,这回不是王家,是金家

几个意思?何昭想娶老婆想疯了吗?

岳城大小匠户家可都看的明白。何昭绝对不是想娶老婆。如果说他娶王家姑娘,还有一点想成亲的意思。这回向金家提亲,可就一点想成亲的意思都没有了。

赤2裸2裸的合作关系啊!

何昭这次连媒人都省了,直接自己来提亲。简单明了,不要繁杂的程序。目的也很明确:既然我和王家没结成亲家,自己不介意换个老婆娶。

因为金家这段时间和北安成的权贵来往慎密,这些事金铉应付不来,直接金钰出面。几个月下来,倒是和这些从京城搬来的大户人家关系不错。说的准确一点,是和这些大户人家的夫人小姐们关系处的不错。家里修葺个宅院,定制点物件什么的,还不都是夫人小姐说的算?金钰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

金铉就主要负责工厂监工,若是缺木料,也会和金钰商议。

所以何昭来提亲的时候,金钰并不在家,她去北安出公差了。接待他的是金铉

饶是金铉脾气超级好,但是听何昭是来拿金钰当幌子的,也绷不住了。

粗口金铉是爆不出来的,但是可以把他赶出去。愤然起身!送客!

何昭一直觉得金家三少爷是个温和到极点的人,今天看到他发脾气,还真是有点意外。自己琢磨了一下,这事儿办的是有点欠妥。不过也是事出有因,要不是因为自己的事儿被金钰搅合黄了,自己能出此下策吗

这事儿和金铉说不明白,还是等金钰回来再说吧。

在金家,金家三少爷把自己赶出来了。回到家,何家老太太听说何昭又去金家提亲,开始有点懵,仔细回想了一下,就想起了金钰——那个砸林清正家匾额的家伙

何家老太太怒了!

何昭只要又解释一遍。但是老太太可不听这些。直接放出话来:你要是敢娶她,我就敢把她打出去。

这一定是几年那个丫头给我儿子用了迷魂汤啊!

沈佳晴也很惊讶,这是怎么回事?宁可去一个悍妇,也不娶自己?她的自信心受到一万点伤害。

等金钰回来,已经是十几天以后了。因为皇帝要在北安建造宫城已经不是什么新闻,所以岳城的匠户要聚集起来开个会,商议商议。

会议地点选在聚来西酒楼,大大小小的匠户都邀请了。自然也邀请了金家。不过这个请帖不是给金钰的,是写给金铉的。

金家二公子如今参军去了,几个月前就随军进入了漠北。本来还想请金家老大金镇,但是大家心里都明白,金镇早些年就已经分家了。虽然他也开了个木器店铺,但是他的店铺口碑非常不好。倒是金铉的这个木器作坊这些年名声鹊起,所以大家邀请了金铉。

其实,邀请金铉除了金家作坊这些年干的不错,很有实力之外,大家还有一个自私的原因。因为金铉是个软柿子,好捏吧。谁不知道金家这些年都是金家二姐掌外,而金铉掌内呢?可金二姐从小到大,办的一桩桩事儿大家都记得清楚,这个丫头可不是好惹的。若是真的请她来,金家的利益她一定会分毫不让的。

但是请帖到了之后,金铉第一时间找人告诉了金钰。金钰倒是没多想,这个时代毕竟还是男权社会,不邀请自己也很正常。商议营建皇宫的事儿,她是绝对不放心金铉去的。

到家先问金铉,之前让他做的青砖做的怎么样了。金铉干别的不行,搞科研是妥妥的。再加上有金铉媳妇的帮忙,现在煅烧出来的青砖要比之前好上许多。金铉问:“你可是要带上青砖去?这样一来咱家有些底气”

金钰是想好好利用青砖,可没打算把青砖带上。岳城的匠户们聚集商议事情,自己家还犯不上把压箱底的货拿出来。这也算商业机密了,怎么能让他们知道呢。

因为岳城的匠户人家要商议事情,商贾之家又多是富足的人家,所以聚来西酒楼事先已经空出来了。专门作为会场,不对外营业。商户匠户们早早就到了,待金家的车马到了楼门口时,早有几个大商户带来的家厮迎过来牵马。

可车帘子一打,从里面出来的不是金铉,而是个大姑娘。大家都愣了。

也没邀请这货啊,她怎么自己来了呢。

这些人,有些见过金钰,有些没见过,但都多多少少听说过。金钰这一下车,大家不自觉的围成一个圈……

这是看珍稀动物呢?金钰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把我当珍稀动物看,要不少收费?

她知道自己不是来做段子手的,还是先办正事儿吧。于是提裙上楼。

早有腿快的上楼来通禀。

楼上坐着的都是各个商户匠户的掌柜,听说是金钰来了,都不高兴。

没被邀请,怎么自己就来了呢。再说,自己和一个娘们商议事儿,说出去都跌份。大家交换了眼神,同意了意见,都当没看到金钰。

金钰一进屋,就赶到气氛不对。忙行了礼……还是没人理自己。

金钰这小脾气,真是不想惯着这些人。可想想,营造皇宫这样的事儿,单凭一两家的实力肯定不办不到,必然要有个商圈联盟。如果自己家没有进入这个联盟,以后想要参与营造宫城是不可能的。

心中的小火苗被强行压下去。继续赔笑行礼,正准备找个椅子坐下,有人开口了

“这是谁家的骒马还上了阵了?”王家掌柜阴阳怪气的说

骒马?骂人呢吗?

不搭理金钰也就忍了,这都骂开人了,还能忍吗?

金钰返笑了,说:“难不成这屋里坐着一群公马?”你骂我是母马,你们是公马吗?

众人一听,坐不住了,今天要是被这么个丫头片子灭了威风,那还了得?可还没措好词反驳,金钰又开口了:“不过我可听说,公马想上阵,是要先阉割的,不知道这屋里的公马阉割了没有?”

这话骂的就难听了。不仅难听,一个姑娘家更不应该说出“阉割”这个粗俗的话吧?

众人呼啦一下站起来,气势上还真挺高。另一个匠户掌柜说:“你个丫头把嘴巴放干净点,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我们念着金家大爷二爷的情分,才请了你们金家来,不要不识抬举。”

“对!我们请的是金铉,你个妇道人家来这里也不嫌害臊。”

……

你一句我一句,一边说一边赶着金钰,金钰步步后退,直退到酒楼门口了。

金钰涨红了脸,被气的七窍生烟了,狠狠啐了一口说:“谁的嘴不干净?你们说了什么自己不知道吗?若是你们真看着我爹的情面,今日也不会如此开口伤人,你们无非是怕我们金家分你们的羹,可凭你们的手艺想去和南方工匠挣个高低是必输的,又想让我们家出面,又怕我们家分了你们的利润,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阅读全文
相关小说
关注一下,阅读全文
X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下载客户端阅读小说!

X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手机扫描下载

苹果版下载

手机扫描下载